皇冠8x8x华人永久免费-古墓丽影:陕西考古女研究员7年参与发掘400多座古墓葬

在西安,这座千年古都的正下方,掩埋着数千年以来大大小小不计其数的墓葬,我们对于古人文化生活的认知,多半也是从这些墓葬里发掘的文物告诉我们的。赵占锐,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助理研究员,是考古行业里为数不多的女性之一,也是历史的见证者和讲述者。

2012年,从西北大学考古专业毕业后的赵占锐来到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工作,那时的赵占锐,对于考古行业本没有太过深厚的兴趣,“当初报考这个专业是因为分数比较接近,觉得是个保险的选择。”

经过初期的理论学习,实习期赵占锐开始接触到真正的墓葬,对于下墓的兴奋仅仅保持了一个星期,枯燥无味的挖土和清理就让赵占锐有些不堪忍受,“十几天了,我就一直在刮土,刮了十几厘米,什么东西都没有。”

大三结束,赵占锐跟随老师来到宝鸡的一个西周幕遗址,看到工作人员从石器上提取遗存物质,还发掘出了青铜器,“当时觉得这个花纹好漂亮啊,后来我毕业论文就写的是西周铜器纹饰这个方向的,从那个时候对考古这个行业开始有了兴趣。”

因为在陕西读书,将来工作也可能在这里,在导师的建议下,赵占锐选择了隋唐考古的方向作为重点研究。研究生期间,赵占锐还跟随老师远赴新疆进行调查研究,随着时间的积累,考古对于她的吸引力也越来越大。

从2013年10月参加工作到现在,赵占锐已经亲自参与发掘墓葬400多座,出土了1500多件文物,“有时候陶罐看多了会觉得有些无聊,有大有空,也不好清理,但是如果一座墓清理下来什么东西都没出,又会有些失望,所以这是个矛盾的心情。”

2014年,赵占锐跟随老师去处理一座墓葬的壁画,因为太投入,等察觉到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那会就觉得还挺害怕的。”现如今,赵占锐已经可以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带着上百具人骨前往鉴定。

“2014年5月,我们在西郊清一座唐代小型墓葬,在清理过程中发现人骨附近有个白色的东西,因为之前6座墓什么东西都没出,所以看到这个大家都很兴奋。”

后来清理出一个白色瓷盒以及一个白瓷瓶,人骨上还清出了一个铜簪,赵占锐判断墓葬主人可能会是一名女性,后来经过鉴定确实是一名女性,“就很巧,我第一次清女墓葬,当时就觉得这应该是个女性,可能因为我也是女的吧,有一种感应,还挺难得的。”

在各类盗墓题材的影视剧中大家看到的工具,有很多在考古队里也会看得到,比如洛阳铲。但相比于小说中的描述,实际上的洛阳铲非常的沉重,打到较深的位置后,通常需要数名工人合理才能提起,而赵占锐的工作就是通过提取的土壤颜色及所含物质判断下方是否有古墓的存在。

“电影里那种闻土就能辨别的技巧基本上是不存在的,主要是通过观察。”一处考古工地上,除了赵占锐这样的专业人员,还有不少跟随考古队工作的工人,他们大多是附近的村民,因为发掘古墓通常需要较长的时间,所以长期工作下来,很多工人的辨土能力甚至赶上了专业研究人员。

长期在野外田间地头工作,常常浑身沾满泥土,赵占锐如今已习惯于简单朴素的装扮,虽然会时刻关注天气预报,可风吹日晒、狂风暴雨,也都是不可避免的。

对于社会大众来说,考古是个小众的工作,而这一点也体现在赵占锐的日常生活中。“最近有没有挖到啥宝贝?”身边人对赵占锐的工作总是很好奇,面对这样的问题,在简单的解释说明过后,对方可能便已失去兴趣。

“近年来掀起的‘文博热’与‘考古热’,对文物保护来说是个好事情。”随着考古队辗转四方,赵占锐也发现了一个令人欣喜的情况,大多数村民百姓的文物保护意识在逐渐增强,常常有人发现疑似文物的东西后,大家都会及时的联系文物部门。

赵占锐的老公是她的同学,如今在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工作,同样的兴趣爱好和职业,让他们之间的沟通交流无障碍,但弊端也显而易见,长期外出的两人,经常只有到周末才能见到。

“有时候她回来吧,总会觉得有种陌生感,两人没有太多的话题聊,好不容易找回感觉了,可能又要走了。”赵占锐的老公郑旭东在理解中,也包含着一丝无奈。

谈及家庭,赵占锐觉得对孩子充满亏欠,由于长期外出,带孩子的时间非常少,对孩子的需求从来都是言听计从,“都是我惯的,虽然每次都会告诫自己不要太溺爱,但因为见得次数少,我就是管不住自己,还挺自责的。”

赵占锐说,女性在考古发掘中会有和男性不同的视角,而且会更加的细腻,但有时候会过于注重细节而忽视大局。“这个行业确实比较枯燥,和影视剧、小说里描述的根本不一样,所以女孩子如果要选择这个行业,就需要沉下心来,踏踏实实的干。”

(原题为:《陕西考古女研究员:7年参与发掘400多座古墓葬》)